一幅畫像 肖復興

一張畫像

肖 復 興

開學了。第一節課是幾何。那站在門口手里拿著大三角板和大圓規的王老師,就是我們的新班主任。他那魁梧的身材,黧黑的面孔,粗粗的眉毛,簡直就看不出他是教幾何的,我越看他倒越像《新兒女英雄傳》里的“黑老蔡”。

上課了,他挺直了腰板望了望大家,然后鞠躬讓大家坐下,滿都是軍人的風度。說不定還真是個復員軍人呢!看樣子,他一定挺厲害。

哼,管他厲害不厲害,反正我上課的“小癖好”誰也干涉不了。不瞞你說,我上課的“小癖好”就是愛涂涂抹抹、染染畫畫的,差不多,教過我們的老師都在我的本子上“留了影”了,今天又見到“黑老蔡”,我的手早癢癢了。于是我便馬上在幾何書皮上畫了起來。

半堂多課,“黑老蔡”講的什么,我一點也沒聽見,可卻畫出了一張饒有風趣的畫像——那“黑老蔡”騎在戰馬上,手里揮舞著大三角板和圓規,口里還不住地吶喊:“沖啊,向幾何進軍!”

畫完后,我遞給同桌小強看,還不停地給他講著。誰知,看得正帶勁,忽然背后伸出一只手把畫給拿走了。我生怕讓老師瞧見,就急忙說:“別鬧,別鬧,回頭再讓你開眼……”我剛一回頭,唉呀,糟糕!原來拿畫的正是王老師。

我立刻緊張起來,心就像剛上岸的魚“撲騰、撲騰”一個勁兒的跳。我看見他的粗眉緊皺著,像擰成了一股黑繩。我的心在打鼓,想:“大禍要臨頭了,這頓‘斥兒’算挨定了!”忽然他又把畫放下,望了望我,只輕輕地笑了一聲,象開玩笑似的說:“畫得不錯啊,不過是個‘相似形’,我的胡子可沒那么長?!闭f完走回講臺前就又泰然自若地講起課來。

過了幾天,小強突然告訴我,王老師找我到數學教研組去。沒料到王老師見到我來了,就笑著問我:“你喜歡畫畫,是嗎?明天開家長會,請你負責把教室里的黑板美化一下,好嗎?”“好!”我當然愿意,讓我畫畫,又不是讓我證什么“兩角相等”,干嘛不呢?

一直畫到晚上,總算把黑板布置好了。我把黑板四周用花邊勾好,左邊又畫了兩個少先隊員拿著兩簇鮮花,就象是在歡迎著家長似的……這時王老師走進來,他看了看黑板,不住點頭稱贊著:“不錯,不錯,這畫畫得滿夠味,就是頭部大了點。人身和頭部的比例是6:1,你看這兩人,都快象跳大頭娃娃舞的了?!闭f得我臉頓時變得通紅,心跳得也厲害起來。

王老師和我一塊兒回家,在路上,他從班上的小事情一直談到了國家的大事情,談到了今天,也談到了明天,并不時地問我:“你長大想做什么?想做個畫家嗎?”他見我不回答,就又接著說:“我跟你一樣,也喜歡畫畫,尤其是人像。

噯,明天上午開完家長會,下午你到我家來,咱們一起研究,好嗎?”“好?!蔽冶凰呐d致勾引起來。我興奮地望了望王老師,看見他笑得那么親切?!懊魈煜挛缫欢▉?,順便帶著幾何書!”“……”我激動地不知向老師說什么。一陣涼爽的晚風吹來,吹得我心里甜滋滋的……

第二天早上,我溫習完了功課,畫了張王老師的全身像。下午我帶著幾何書和那張畫,跑到王老師家,看見王老師一個人在桌旁畫著什么,我就輕輕地叫了聲:“王老師”。王老師見我來了,高興地說:“看,今天我也忙上了,來,看我畫的這張主席像怎么樣?”我走過去,啊,這張毛主席像畫得真好,仿佛毛主席正對我微微笑著,下面還寫著幾個字:

送給肖復興同學:

希望你記住毛主席的話: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王志斌

“送給我的?”“嗯,送給你你的,怎么樣?”“太好了!王老師,我也送給你一幅!”“好啊,什么畫?我把畫遞給他。王老師望著我的畫,眼睛瞇成一條縫,說:“畫得真像我??!”接著又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那一幅呢,怎么你把幾何課本的報書紙去掉了呢?”臊得我臉上頓時火辣辣地一陣熱。

擴展資料

葉圣陶先生對《一張畫像》這篇作文作了仔細的推敲、修改,主要是從以下六個方面修改的。

01、把用詞不準確的地方改準確

除課文已經舉到的把“一張畫像”改為“一幅畫像”、把“書皮”改成“包書紙”外,還有:作文中寫“我遞給同桌小強看,還不停地給他講著”,葉老先生將“不?!备臑椤扒那摹?,這就更符合當時正在上課的實際情況。

作文中寫“原來拿畫的正是王老師”,葉老先生將“畫”改為“幾何課本”,因為王老師拿的是帶有圖畫的課本,并不是一幅畫。作文中還寫王老師“談到今天,也談到了明天,并不斷地問我”,葉老先生將“并不斷地”改為“最后他”,因為王老師不可能不斷地問同一個問題,葉老先生這樣一改就合乎情理了。

02、把不通順的句子改通順

作文中寫“口里還不住地吶喊:‘沖啊,向幾何進軍!’”這個句子用詞不準確,因為吶喊是大聲喊叫、助威的意思,而畫面是不可能出聲的,葉老先生改為“從口里還吐出來幾個字……”這樣就既符合畫面的意思,又表達確切。

作文中寫“我的臉頓時變得通紅”,還有最后一句“我的臉頓時臊得通紅”,這兩句都不真實,因為這時自己是看不到自己臉色的變化的,葉老先生分別改為“我的臉頓時一陣熱”“臊得我臉上頓時火辣辣地一陣熱”,這就真實可信了。

作文中寫“我被他的興致勾引起來”,這句話沒說清楚“我”的什么被王老師勾起來了,所以葉老先生調整了詞序,改為“我的興致被他勾引起來了”。作文中還寫道:“我看見他的粗眉緊皺著,像擰成了一股黑繩?!薄皵Q成了一股黑繩”比喻不當,言過其實,葉老先生改成“我看見他緊皺著眉頭”,不僅文字簡潔,也符合當時的實際情況。

03、把長句斷成短句

如,把“那站在門口手里拿著大三角板和大圓規的王老師,就是我們的新班主任”,改為“我們的新班主任王老師站在教室門口,手里拿著大三角板和大圓規”。把“左邊又畫了兩個少先隊員拿著兩簇鮮花”改為“靠左邊又畫了兩個少先隊員,手里拿著鮮花”,這樣把長句斷成短句,不但表達得清楚明白,而且讀起來也朗朗上口。

04、刪去重復啰唆的詞句

這類修改的地方非常多。如,“他從班上的小事情一直談到了國家的大事情,談到了今天,也談到了明天”,這句話中“了”字用得太多,顯得啰唆,葉老先生都刪去了。再如,“看見王老師一個人在桌旁畫著什么”,“桌旁”一詞沒有必要,葉老先生也刪去了。刪去重復啰唆的詞語,句子就干凈簡潔多了。

05、增添詞句,使表達清楚、完整

如,作文中寫“我跟你一樣,也喜歡畫畫,尤其是人像”,葉老先生把“尤其是人像”改為“尤其喜歡畫人像”。因為“尤其是人像”也可以理解成尤其喜歡人像的圖畫之類,加上了“喜歡畫”三個字,意思就清楚明白了。

再如,作文中寫“強突然告訴我,王老師叫我到數學教研組去。沒料到王老師見到我來了,就笑著問……”這里的前后兩句話銜接得不好,“沒料到”的意思沒有體現出來。葉老先生添上“我以為準是要挨‘斥兒’了”,這樣,句與句之間的銜接就比較緊密,意思表達得也比較準確完整了。

06、改正錯別字和使用不當的標點符號

作文中有好幾處將“像”寫成“象”,葉老先生一一加以改正。標點符號方面的修改也比較多,有的逗號改成句號,有的句號改成逗號,還有感嘆號改成句號,這些修改都值得仔細琢磨,都是很有道理的。

還有幾處比較明顯的標點錯誤,如,“我就輕輕地叫了聲:‘王老師’?!边@句話中間不能用冒號?!靶木拖駝偵习兜聂~‘撲騰、撲騰’一個勁兒地跳?!敝虚g要用逗號斷開,“撲騰撲騰”不必加頓號。

“就像是在歡迎著家長似的……”“吹得我心里甜滋滋的……”兩句話中所使用的省略號也沒有必要。所有這些,葉老先生都一一加以修改,可見葉老先生對這篇作文的修改是多么仔細、認真。

開學了。第一節課是幾何。那站在門口手里拿著大三角板和大圓規的王老師,就是我們的新班主任。他那魁梧的身材,黧黑的面孔,粗粗的眉毛,簡直就看不出他是教幾何的,我越看他倒越像《新兒女英雄傳》里的“黑老蔡”。
上課了,他挺直了腰板望了望大家,然后鞠躬讓大家坐下,滿都是軍人的風度。說不定還真是個復員軍人呢!看樣子,他一定挺厲害。
哼,管他厲害不厲害,反正我上課的“小癖好”誰也干涉不了。不瞞你說,我上課的“小癖好”就是愛涂涂抹抹、染染畫畫的,差不多,教過我們的老師都在我的本子上“留了影”了,今天又見到“黑老蔡”,我的手早癢癢了。于是我便馬上在幾何書皮上畫了起來。
半堂多課,“黑老蔡”講的什么,我一點也沒聽見,可卻畫出了一張饒有風趣的畫像——那“黑老蔡”騎在戰馬上,手里揮舞著大三角板和圓規,口里還不住地吶喊:“沖啊,向幾何進軍!”
畫完后,我遞給同桌小強看,還不停地給他講著。誰知,看得正帶勁,忽然背后伸出一只手把畫給拿走了。我生怕讓老師瞧見,就急忙說:“別鬧,別鬧,回頭再讓你開眼……”我剛一回頭,唉呀,糟糕!原來拿畫的正是王老師。
我立刻緊張起來,心就像剛上岸的魚“撲騰、撲騰”一個勁兒的跳。我看見他的粗眉緊皺著,像擰成了一股黑繩。我的心在打鼓,想:“大禍要臨頭了,這頓‘斥兒’算挨定了!”忽然他又把畫放下,望了望我,只輕輕地笑了一聲,象開玩笑似的說:“畫得不錯啊,不過是個‘相似形’,我的胡子可沒那么長?!闭f完走回講臺前就又泰然自若地講起課來。
過了幾天,小強突然告訴我,王老師找我到數學教研組去。沒料到王老師見到我來了,就笑著問我:“你喜歡畫畫,是嗎?明天開家長會,請你負責把教室里的黑板美化一下,好嗎?”“好!”我當然愿意,讓我畫畫,又不是讓我證什么“兩角相等”,干嘛不呢?
一直畫到晚上,總算把黑板布置好了。我把黑板四周用花邊勾好,左邊又畫了兩個少先隊員拿著兩簇鮮花,就象是在歡迎著家長似的……這時王老師走進來,他看了看黑板,不住點頭稱贊著:“不錯,不錯,這畫畫得滿夠味,就是頭部大了點。人身和頭部的比例是6:1,你看這兩人,都快象跳大頭娃娃舞的了?!闭f得我臉頓時變得通紅,心跳得也厲害起來。
王老師和我一塊兒回家,在路上,他從班上的小事情一直談到了國家的大事情,談到了今天,也談到了明天,并不時地問我:“你長大想做什么?想做個畫家嗎?”他見我不回答,就又接著說:“我跟你一樣,也喜歡畫畫,尤其是人像。噯,明天上午開完家長會,下午你到我家來,咱們一起研究,好嗎?”“好?!蔽冶凰呐d致勾引起來。我興奮地望了望王老師,看見他笑得那么親切?!懊魈煜挛缫欢▉?,順便帶著幾何書!”“……”我激動地不知向老師說什么。一陣涼爽的晚風吹來,吹得我心里甜滋滋的……
第二天早上,我溫習完了功課,畫了張王老師的全身像。下午我帶著幾何書和那張畫,跑到王老師家,看見王老師一個人在桌旁畫著什么,我就輕輕地叫了聲:“王老師”。王老師見我來了,高興地說:“看,今天我也忙上了,來,看我畫的這張主席像怎么樣?”我走過去,啊,這張毛主席像畫得真好,仿佛毛主席正對我微微笑著,下面還寫著幾個字:
送給肖復興同學:
希望你記住毛主席的話: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王志斌
“送給我的?”“嗯,送給你你的,怎么樣?”“太好了!王老師,我也送給你一幅!”“好啊,什么畫?我把畫遞給他。王老師望著我的畫,眼睛瞇成一條縫,說:“畫得真像我??!”接著又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那一幅呢,怎么你把幾何課本的報書紙去掉了呢?”臊得我臉上頓時火辣辣地一陣熱肖復興《一幅畫像》
1963年,我上初三,寫了一篇作文叫《一張畫像》,是寫教我平面幾何的一位老師。他教課很有趣,
為人也很有趣,致使這篇作文寫得也自以為很有趣。經我的語文老師推薦,這篇作文竟在北京市少年兒
童征文比賽中獲獎。當然,我挺高興。一天,語文老師拿來厚厚一個大本子對我說:“你的作文要印成
書了,你知道是誰替你修改的嗎?”我睜大眼睛,有些莫名其妙?!笆侨~圣陶先生!”老師將那大本子
遞給我,又說:“你看看葉先生修改得多么仔細,你可以從中學到不少東西!”
我打開本子一看,里面有這次征文比賽獲獎的20篇作文。我翻到我的那篇作文,一下子楞住了:首
先映入眼簾的是紅色的修改符號和改動后增添的小字,密密麻麻,幾頁紙上到處是紅色的圈、鉤或直線、
曲線。那篇作文簡直像是動過大手術鮮血淋漓又綁上繃帶的人一樣。
回到家,我仔細看了幾遍葉老先生對我作文的修改。題目《一張畫像》改成《一幅畫像》,我立刻
感到用字的準確性。類似這樣的地方修改得很多,長句子斷成短句的地方也不少。有一處,我記得十分
清楚:“怎么你把包幾何課本的書皮去掉了呢?”葉老先生改成:“怎么你把幾何課本的包書紙去掉了
呢?”刪掉原句中“包”這個動詞,使句子干凈了也規范了。而“書皮”改成了“包書紙”更確切,因
為書皮可以認為是書的封面。我真的從中受益非淺,隔岸觀火和身臨其境畢竟不一樣。這不僅使我看到
自己作文的種種毛病,也使我認識到文學事業的艱巨:不下大力氣,不一絲不茍,是難成大氣候的。我
雖然未見葉老先生的面,卻從他的批改中干受到他的認真、平和以及溫暖,如春風拂面。
葉老先生在我的作文后面寫了一則簡短的評語:這一篇作文寫的全是具體事實,從具體事實中透露
出對王老師的敬愛。肖復興同學如果沒有在這幾件有關畫畫的事兒上深受感動,就不能寫得這樣親切自
然”這則短短的評語,樹立起我寫作的信心。那時我才15歲,一個毛頭小孩,居然能得到一位蜚聲國內
外文壇的大文學家的指點和鼓勵,內心的激動可想而知,漲涌起的信心和幻想,像飛出的一只鳥兒抖著
翅膀。那是只有那種年齡的孩子才會擁有的心思。
這一年暑假,語文老師找到我,說:“葉圣陶先生要請你到他家做客!”
我感到意外。像葉圣陶先生這樣的大作家,居然要見見一個初中學生,我自然當成人生中的一件大
事。
那天,天氣很好。下午,我來到東四北大街一條并不寬敞卻很安靜的胡同。葉老先生的孫女葉小沫
在門口迎接了我。院子是典型的四合院,敞亮而典雅,剛進里院,一墻綠蔥蔥的爬山虎撲入眼簾,使得
夏日的燥熱一下子減少了許多,陽光都變成綠色的,像溫柔的小精靈一樣在上面跳躍著閃爍著迷離的光
點。
葉小沫引我到客廳,葉老先生已在門口等候。見了我,他像會見大人一樣同我握了握手,一下子讓
我覺得距離縮短不少。落座之后,他用濃重的蘇州口音問了問我的年齡,笑著講了句:“你和小沫同齡
呀!”那樣隨便、和藹,作家頭頂上神秘的光環消失了我的拘束感也消失了。越是大作家越平易近人,
原來他就如一位平常的老爺爺一樣讓人感到親切。
想來有趣,那一下午,葉老先生沒談我那篇獲獎的作文,也沒談寫作。他沒有向我傳授什么文學創
作的秘訣、要素活指南之類。相反,他幾次問我各科學習成績怎么樣。我說我連續幾年獲得優良獎章,
文科理科學習成績都還不錯。他說道:”這樣好!愛好文學的人不要只讀文科的書,一定要多讀各科的
書?!彼肿屛冶潮持袊鴼v史朝代,我沒有背全,有的朝代順序還背顛倒了。他又說:“我們中國人一
定要搞清楚自己的歷史,搞文學的人不搞清楚我們的歷史更不行?!蔽抑肋@是對我的批評,也是對我
的期望。
我們的交談很融洽,仿佛我不是小孩,而是大人,一個他的老朋友。他親切之中蘊含的認真,質樸
之中包容的期待,把我小小的心融化了,以致不知黃昏什么時候到來,悄悄將落日的余染紅窗欞。我一
眼又望見院里那一墻的爬山虎,黃昏中綠得沉郁,如同一片濃濃湖水,映在客廳的玻璃窗上,不停地搖
曳著,顯得虎虎有生氣。那時候,我剛剛讀過葉老先生寫的一篇散文《爬山虎》,便問:“那篇《爬山
虎》是不是就寫的它們呀?”他笑著點點頭:“是的,那是前幾年寫的呢!”說著,他瞇起眼睛又望望
窗外那爬山虎。我不知那一刻老先生想起的是什么。
我應該慶幸,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作家,竟是這樣一位大作家,一位人品與作品都堪稱楷模的發作
家。他對于一個孩子平等真誠又寬厚期待的談話,讓我15歲那個夏天富有生命和活力,仿佛那個夏天便
長了。我好像知道了或者模模糊糊懂得了:作家就是這樣做的,作家的作品就是這么寫的。同時,在我
的眼前,那片爬山虎總是那么綠著.你找個讀4年級的人 把他的語文書拿來看 一幅畫像在綠綠的爬山虎后面http://www.rmlxx.com/?uid-289-action-viewspace-itemid-5048
王者法師三級銘文 蘇州康佳電視售后 官場煙云全本小說 自制電動載人飛機 提現周期是什么意思 潮陽區規劃公示網 3dhe 王小蠻推薦的相師 三星電子韓國官網 交易英雄金十數據 鍍鎳件焊接后發黑 冰雪節金克斯原畫 汽油會熱脹冷縮嗎 誅仙之青云小師叔 寧財神老婆程嬌娥 英語考后反思200字 變異蜘蛛電影大全 四川物業公司排名 顧世安陳效四十二章 太昊修武武器外觀 外貿交易方式 機動車行駛證樣本 facerectest.zip 魔法與劍肉德魯伊 功放輸出保護電路 七級舞蹈阿美隊舞 抱到沙發上糟蹋 虛擬家庭在哪下載 快手java面試 女性中年微信昵稱

Copyright 知加友 Some Rights Reserved

如反饋或投訴等情況聯系:une35498#163.com

2020年体育大乐透开奖结果